南国多风多雨.温暖在黉宫
2015-05-13 07:24:24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南国多风多雨.温暖在黉宫
安焕然

 
“十年磨剑赢得两袖尽清风”。“往事如烟如梦,南国多风多雨,温暖在黉宫。教学自相长,桃李应时红。”
 
第一次阅读黄润岳校长这首《水调歌头》,感动。重读依然共鸣。“黉宫”即“学校”。我们南国的华教真的是多风多雨(多灾多难)。能让人感受温暖的,却依然还是在这“学校”。相信这是每个教育工作者还愿意留守岗位的最大“正能量”吧!
 
毕业于重庆国立政治大学外文系的黄润岳,初在中国外交部工作。1948年调派来马来亚总领事馆任职,惟两年后离开外交政治,转投教育工作,先在森美兰芙蓉中华中学担任高师班主任半年,续后在霹雳和丰兴中中学担任校长半年,1951年南来柔佛新文龙中华中学掌校,1965年转赴马六甲担任培风中学校长。1974年退休,移居加拿大与儿女相聚,晚年醉心于基督教的宣教工作。
 
话说1960年代,黄润岳校长接替林连玉担任教总主席,时值华教“草木皆兵”、“风声鹤唳”、“人人自危”之际,黄校长“不畏强权,临危不惧,依然从容自若领导教总”(王超群语);诚如李亚遨所说,黄校长“为社群保住尊严与希望”。
 
黄润岳既是外文系出身,曾在外交部领事馆工作,之后投身教育志业,又能文艺创作,是个多面手,而世人对黄校长的印象,亦是多样貌。赖兴祥说,黄校长是一位堂堂正正、光明磊落的君子,具有高尚人格和学术品味的儒者风范;马华写作人爱薇亦说黄校长是一位“儒雅的长者”。
 
有意思的是,黄校长的心境又好像是“逍遥”的,活得自在。他曾指说,《庄子》和《红楼梦》是中文写的两大奇书,他个人尤其喜爱和推崇。黄校长说《红楼梦》“假作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有还无”。而《庄子》其文如流水行云,逍遥自得,读来轻快,简直“深获我心”。
 
晚年的黄润岳,则是乐观潜心于基督的宣教。并认为“《红楼梦》提出了问题,《庄子》说明了问题,《圣经》解决了问题”。正如何启良教授所言,如果“怒奋空拳搏虎头”概括林连玉奋斗的一生,而“华教尚未平等,同志仍须努力”的自强不息精神是诠释沈慕羽的基本生命形态,那么,“伴我逍遥有白云”则是黄润岳退隐后的侧写。
 
然而,为写这篇文章,翻阅五百余页的《恩雨润岳:黄润岳校长纪念文集》,最能激起我共鸣的,还是他那“平易近人,时常鼓励学生”的形象。这不正是我们教育界当下最需常存的面容吗?老师的微笑,校长的微笑,那是多么暖和莘莘学子心房的面容啊!
 
过去,谈黄润岳,就会直接联想到新文龙中华中学。毕竟,在其掌校中华任内,正是新文龙中华校风最好,成绩最佳的时代。他在新文龙中华掌校14年。
但似乎很多人忘记了,继后,黄润岳是到马六甲培风中学担任校长,其任期也有10年之久,直至退休。诚如培风校友史进福所说,黄校长的到任,为培风带动学习新风气。时任培风董事会总务的张雅山也指出,黄校长的到来,即展开一系列改革措施,尤其在学生的课外活动方面,贡献巨大。推动步操,组织旗队,成立培风军乐队,推展篮球运动等等。
 
让我尤其注意的是,张雅山的回忆文章亦提及,黄校长在培风,提倡的是比较开放式的学习风气,师生之间的互动相当密切,课余之暇,师生经常打成一片。张雅山特别强调,黄校长掌校的培风,学校不再是刻板严肃的教育场所,反而逐渐形成一个温馨和谐的学习乐园。这是张雅山当时最大的感受。
 
黄校长是儒者,个性温和,但他在退休,离开培风之时,却是“伤别”,“老泪纵横”,是他一生中最难过的时刻,也是最难忘的时刻。
 
如今,纵然是网络信息时代,教师的角色不论怎样转型,教学方式如何改变,教育制度和教学环境纵然仍是恶劣,一些最本质的师道,还是不变的。
也正值培风百年校庆,谨以此文,与各位共勉。
 
(星洲日报/边缘评论‧作者:安焕然‧南方大学学院中文系副教授)

相关热词搜索:多风 多雨

上一篇:黄润岳在(后)大分裂时代的家国想象
下一篇:黄润岳校长的讲话

分享到: 收藏